雍正皇帝上台之后,对于大恩人隆科多,为何要下狠手?

雍正皇帝上台之后,对于大恩人隆科多,为何要下狠手?

由网友 历史百家争鸣 提供的答案:

雍正帝,与八阿哥是“九子夺嫡”中的两大主角,他与八阿哥争夺皇位的事件近年来频频翻拍成古装剧,让我们对他能当上皇帝有个了解。而他能当上皇帝,离不开两个人,一是年羹尧,另一个是隆科多。隆科多为他稳定京城局势,康熙的遗嘱也是由隆科多宣布;年羹尧为他稳定西北,扼制了十四阿哥。那么,雍正为什么要对有功的隆科多下手?

一个原因在于他恣肆妄为,居功自傲。隆科多凭借着他帮助雍正即位的功劳,“招权纳贿,擅作威福,欺罔悖负”,纵容下属为非作歹。还结党营私,与阿灵阿、揆叙交结,还与阿布兰私通玉碟,而这三个人正是八阿哥集团的核心人物,跟自己以前的敌对势力勾结,雍正帝自然是担心。更令雍正生气的是隆科多此人说话大不敬,说康熙死之前,他为了以防不测还带上了匕首,并自比诸葛亮,奏称“白帝城受命之日,即是死期已至之时”一语。雍正帝自然是对隆科多种种欺君罔上的行为极为不满。隆科多与年羹尧都犯了一个错误,就是高估了雍正帝的忍耐力。

还有就是为了“杀鸡儆猴”,朝廷都知道,雍正帝能登基靠的是隆科多、年羹尧两人。雍正开始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,不得不依靠两人,可是当雍正帝地位巩固时,他就不需要隆科多了。对隆科多下手,可以给朝廷一个信号,就是雍正帝能够有实力捍卫自己的地位,任何人都不能挑战他的权威。

隆科多会被雍正动手,在于他没有学会明哲保身,他以为雍正帝看在他以前的功劳,是不会对他下手,可是当隆科多威胁到雍正帝地位时,以前的功劳就会化为乌有。

参考资料:《清史稿·卷二百九十五·列传八十二》

由网友 孝陵卫小校 提供的答案:

雍正对隆科多动手大抵还是“狡兔死,走狗烹”的路子。

大恩人隆科多?

雍正和隆科多的关系实属一般,虽然表面上雍正要叫隆科多一声舅舅,但隆科多自称“舅舅奴才隆科多”。康熙二舅佟国维共有两个女儿,都嫁给了康熙,长女被封为孝懿皇后,雍正早年就是被这位孝懿皇后抚养的,这就是隆科多的“舅舅”身份。

隆科多的重要性就在于他担任了11年的步军统领,隆科多在此前是支持皇八子的,康熙既然已经公开声称不会立八子为储,隆科多自然也就需要另投明主。在储位未定的情况下,隆科多需要自诸多皇子中压下自己的全部赌注。对于十四子允禵来说,允禵、允禩、允禟是一个紧密团结的利益共同体,隆科多已经与允禩、允禟等人有积怨,故而不会选择允禵。因此,隆科多能选择的就只剩下雍正了,因此根本就不存在谁对谁有恩的问题,他们两个人是属于1+1>2的合作关系。我们说隆科多对雍正继位的作用是毋庸置疑的,而雍正继位后也立刻给了隆科多超擢的回报,这就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道理。

隆科多的罪状

雍正大抵有那种给了钱又想黑吃黑的意思,雍正四年十月,刑部拟定了隆科多的罪行,共四十一款,我们看一下隆科多的功罪,其中加粗部分为雍正要下狠手的原因:

大不敬之罪五:

1、查隆科多私抄玉牒,收藏在家。

2、将圣祖仁皇帝钦赐御书,贴在厢房,视为玩具

3、妄拟诸葛亮,奏称白帝城受命之日,即是死期已至之时。

4、盛京兵部主事马岱之事,屡奉圣谕,隆科多明知干犯,复行妄奏。

5、皇上赏银三千两,著令修理公主坟墓,隆科多迟至三年,竟不修理。

我们知道宗室以玉牒记名,雍正继位后,一是传位诏书中诸皇子名字的问题,二是他开始处置他的兄弟,因此玉牒需要经常修改,在此过程中,隆科多是见证人。而且隆科多被冠以“妄拟诸葛亮”,皇位传承只在父子之间,关你隆科多什么事,你这么说反倒是我们父子对不起你了?

欺罔之罪四:

1、圣祖仁皇帝升遐之日,隆科多并未在御前,亦未派出近御之人,乃诡称伊身曾带匕首,以防不测。

2、狂言妄奏,提督之权甚大,一呼可聚二万兵。

3、时当太平盛世,臣民戴德,守分安居,而隆科多作有刺客之状,故将坛庙桌下搜查。

4、妄奏被参知县关,原系好官。

这一条甚至称隆科多不在御前,作为唯一的传位见证人,隆科多不存在就无法证明雍正继位的合法性,因此雍正对这一条罪名作了批驳,说隆科多还是在当场的。但后两条罪名,强调了隆科多在皇位传承时的威胁,这就是如果他当时怎么样,现在我们的皇帝也就不是雍正了,这就是所谓的欲加之罪。

紊乱朝政之罪三:

1、皇上谒陵之日,妄奏诸王心变。

2、妄奏调取年羹尧来京,必生事端。

3、妄奏举国之人,俱不可信。

这条罪名更是将隆科多描述为一个权倾朝野的权臣,雍正对兄弟们动手是出于隆科多的挑唆,将锅甩给了隆科多。而且,我们知道年羹尧已经伏法,将调年羹尧的罪名也加在隆科多身上,也就是说只有雍正是一个白莲花。更牛逼的是“妄奏举国之人,俱不可信”,也就是说只有相信我隆科多才行,没有我地球就不转,这当然也是欲加之罪。

奸党之罪六:

1、交结阿灵阿、揆叙,邀结人心。

2、保奏大逆之查嗣庭。

3、徇庇傅鼐、沈竹、戴铎、巴海,不行查参。

4、比匿伊门下行走之蔡起俊。

5、徇庇阿锡鼐、法敏,将仓场所奏浥烂仓米,著落历年监督分赔之案,巧为袒护具奏。

6、曲庇菩萨保,嘱托佛格免参。

不法之罪七:

1、任吏部尚书时,所办选官员,皆自称为佟选。

2、纵容家人,勒索财物,包揽招摇,肆行无忌。

3、徇庇提督衙门笔帖式詹泰,嘱托原任吏部侍郎勒什布,改换成例。

4、发遣安西人犯,应给口粮并赤金等处,应裁应补兵丁之处,故行推诿,欲以贻误公事。

5、因系佟姓,捏造惟有入冬耐岁寒之语,向人夸示,以为姓应图谶。

6、自知身犯重罪,将私取金银,预行寄藏菩萨保家。

7、挟势要强,恐吓内外人等。

奸党和不法之罪可以合并,大抵就是说隆科多位高权重,满朝都是他的人,雍正的废立全在隆科多一念之间,这就极大地夸大了他的能力。其实隆科多位高权重是真的,但呼风唤雨却是太夸张了。

贪婪之罪十六:

1、索诈安图银三十八万两。

2、收受赵世显银一万二千两。

3、收受满保金三百两。

4、收受苏克济银三万六千余两。

5、收受甘国璧金五百两,银一千两。

6、收受程光珠银五千两。

7、收受六格猫睛暎红宝石。

8、收受姚让银五百两。

9、收受张其仁银一千两。

10、收受王廷扬银二万两。

11、收受吴存礼银一万二千两。

12、收受鄂海银一千五百两。

13、收受佟国勷银二千四百两。

14、收受佟世禄银二千两。

15、收受李树德银二万一千四百余两。

16、收受菩萨保银五千两。

这些根本就不算罪,你懂的。

刑部定拟:以上罪状昭著,隆科多应拟斩立决,妻子入辛者库,财产入官。

雍正鉴于自己宽大的形象(今罪诛戮,虽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