假如你是武大郎,你将如何对待有关系的潘金莲和西门庆?

假如你是武大郎,你将如何对待有关系的潘金莲和西门庆?

由网友 画诗人生 提供的答案:

武大朗之死,是为以后武松上梁山作的提前铺垫而已。若没有武大朗之死,武松也就杀不了潘金莲和西门庆。在清河县老老实实做都头,再娶一房好亲,安安全全过日子。武大朗在武松出差前,以替武松娶亲作了打算。

武大朗本是阳谷县人氏,在张大户把潘金莲嫁给他之前,对潘金莲的底细清清楚楚。只因潘金莲的美貌和武大朗的无能,泼皮上门调戏和潘金莲,欲迎还拒的态度。武大朗迫不得已,从阳谷县搬到清河县居住。

在清河县遇见兄弟武松,因打虎武松被知县提拨做了都头。有了武松在后撑腰,武大朗的腰杆也挺了起来。恨不能,武大朗见人就说,看,我兄弟,打虎英雄,县衙门的大都头。

武松出差公干,西门庆和潘金莲勾搭成奸。武大朗本来就不是娶的良家女子,武大朗对此心知肚明。根本就不可能冒生命危险去捉奸,有打虎武松在后撑腰。武大朗没必要冒这个险,看武大朗在阳谷县的事就知道。惑不起,躲开就是。

但是,武大朗不死,武艺杀不了潘金莲和西门庆,没有发配充军,何来上梁山之说。

时也,命也,这也是小说发展情节,迫不得已,武大朗捉奸被人毒死,是为武松上梁山提前铺垫的情节而已。

由网友 老猫身敏 提供的答案:

如果仅仅是武大郎,只有张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已,潘金莲许多配给武大郎,她的原主人知道武大完成没有什么反击能力,否则他不会白得一个老婆的。因为武二郎的出现,改变一切原来的设计,本来武大郎应该没有生育能力,如果二郎愿意承担家族的香火,其实武二哥也有此意,否则不会搬回家中与兄嫂同住,可能是武二哥的步伐走的太慢,而且这个大郎哥也是不够聪明,没有明示,最后让西门大官人,乘虚而入。最后大家都落的一个家破人亡,大家都是输家,无人从中受益,遗憾。另外巜水浒》作者可能对潘姓女士特别反感,两个女人都是姓潘,另外一个潘巧云,算一下比潘金莲更浪的角色。总之小说就是小说。看看而已。

由网友 老却英雄似等闲199 提供的答案:

我不是武大郎,也不想假设自己是武大郎,并且任何人,恐怕都不会愿意这个角色代入。

如何对待潘金莲和西门庆?这个问题,其实武松在离家出差之前,已经给武大郎想好了:“如若有人欺负你,不要和他争执,待我回来自和他理论。”

武松有武力,也有头脑,此时甚至还有社会地位:是清河县的都头。就是这次出差,也是替知县送金银细软进京,是心腹知己才肯托付的工作。那么嫂嫂与人通奸这件事,等到武松回来,的确也不难解决:或休弃潘金莲,或让西门庆认罪伏法。即使非杀人不能解决,有凭有证有苦主,打官司也不至于没有胜算。

但是武松安排这样妥当,为什么武大郎不听他的?这就不得不提到一个不起眼的、但却非常关键的人物:郓哥。

在《水浒传》的影视作品中,常常把郓哥演绎成武大郎的忘年交,经常相伴上街做买卖的。郓哥知道潘金莲与西门庆的奸情,激于义愤,告诉武大郎,武大郎一怒之下,上门捉奸,反被打伤,又被下毒致死。

其实作品中并非如此。郓哥与武大郎可没有什么交情,反倒是“时常得西门庆赍发他些盘缠”,与西门庆有来往。这天来王婆家找西门庆,也是为了“赚三五十文,养活老爹”。要不是王婆“独吃独呵”,不肯“把些汁水与我呷一呷”,郓哥能顺利见到西门庆,得几十文钱,肯定不会找武大郎通风报信。

是王婆不肯分利,又打了郓哥,郓哥为了报复,才找到武大郎,又嘲又讽,又敲诈吃酒,又挑唆,又激将,武大郎才受激不过,忘了武松的叮嘱,冒然上门捉奸,引出后面一系列的悲剧。

武大郎是个软弱的人。即使在被西门庆打伤、卧床不起之时,他也只是说:“你救得我活,无事了,一笔都勾,并不记坏,武二来家,亦不提起。快去赎药来救我则个!”他只要求活着,哪怕是屈辱地、卑微地活着。

这样一个人,我们可以想象,如果不是郓哥的冷嘲热讽与再三激将,怎么会捕风捉影、自不量力去